返回頂部
首頁財經觀察家 > 正文
改制企業之死 記者:丁愛波       2020-01-20      點擊量:12647次 標簽:觀察家

20191218日澎湃新聞報道,山東臨沂市河東區工商局拒為一企業辦理營業執照,相關官司訴至最高法院,工商局敗訴。

相關信息顯示,涉事企業為臨沂市河東區福利酒精廠,2002年,該企業由集體企業改制為私營企業,需要辦理新的營業執照,2005年,多次辦理營業執照未果的企業負責人馬春亮將河東區工商局告上法庭,歷經河東區法院、臨沂市中院、山東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審理后,2013年,法院最終認定:河東區工商局不予辦理營業執照行為違法。

然而,歷經8年訴訟,在漫長的等待中,酒精廠宣布破產,各項資產被拍賣。馬春亮由此提出7176萬元的行政賠償申請。20176月,馬春亮突發腦溢血身亡,5個月后,沂水縣法院作出判決,要求河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河東區工商局經機構改革撤銷)賠償損失1165萬元。

雙方均不服上訴,案件被發回重審。沂水縣重審一審將河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賠償數額改認定為259萬元。由于對于賠償數額的看法不一,雙方均再次提起上訴。

8年的訴訟、等待,足以讓一家健康運行的企業倒閉。法院的判決即便公正,但某種意義上說,已經為時已晚。然而,即便是這個遲來的判決,河東區工商局依然不予執行。相關信息顯示,河東區安監部門在“扯”不過工商局,兩次為企業出具證明,商請工商局“根據企業實際情況,辦理相關手續”的情況下,工商部門還是不為所動,其理由竟然還是“未辦理《危險化學品生產許可證》”,這實在是視企業生死于不顧,視國家法律如兒戲。

在賠償數額上,一審法院裁決賠償金額僅為馬春亮所提7176萬元的約1/6-1165萬元,重審后,又降為259萬元,即便如此,河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認為其只應賠償“現實、直接的損失”,按他們所說,這個“現實、直接的損失” ,“充其量”是“原告申領營業執照過程所發生的交通費、住宿費、資料打印費等”。值得一提的是,與此案相關的河東區工商局原局長劉西冰如今已調往臨沂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至今他仍認為,當年工商局不予頒發營業執照的行為是對的,不違法”。

一方面,違法不違法應該誰說了算?是最高法還是區工商局?在法治政府建設不斷推進縱深發展的今天,一個區工商局,如此漠視司法權威,其底氣究竟是什么?

另一方面,一個合法經營的企業在辦理合法合規手續時為何遭遇這么多的磨難? “旋轉門”“玻璃門”“卷簾門”等不作為的現象在當地還有多少?優化營商環境,助推新舊動能轉換,是否淪為了一句空話?

營商環境就是生產力,這已經成為一個共識。在全國發展大局中,山東的領先優勢已經不太明顯,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山東的營商環境與發達、先進省市相比,還有著不小的差距,而這也是山東新舊動能轉換大潮中,著力助推的一項改革任務。在這樣的形勢下,河東區工商局的做法,實際上傷害的不單是一家企業,而是整個臨沂、乃至整個山東的營商環境口碑。畢竟,“唱衰山東”的論調仍時有出現,而這起案例,無疑又將成為山東“落后”的一個證據。

所幸的是,相關部門已經高度重視此事,河東區委宣傳部發布的情況通報中介紹,河東區對此(報道)高度重視,立即成立聯合調查組,對河東區福利酒精廠訴原臨沂市工商局河東分局不履行頒發營業執照法定職責及行政賠償案件進行調查核實。

“針對案件中反映出的行政違法行為,將對相關責任人嚴肅追責問責,絕不姑息。”通報中這樣說。我們也期待此事能有一個公正、透明的結果,以此告慰馬春亮的在天之靈。

e球彩 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