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首頁生活美食美酒 > 正文
老白茶的雕刻時光 記者:許記       2020-04-16      點擊量:1823次 標簽:美食美酒


▲國號在文博會上展示白茶的三種沖泡方式。


一杯白茶憶時光

多年前讀董橋散文,一見傾心。尤其這篇回憶舊友的文章:“世道莽蒼,俗情冷暖,縈懷掛心的許多塵緣,恒常是卑微厚樸的鄰家凡人,沒有高貴的功名,沒有風云的事業,大半輩子浮沉在碌碌生涯之中,滿心企慕的也許只是半窗的綠蔭和紙上的風月。我們在人生的荒村僻鄉里偶然相見,仿佛野寺古廟中避雨邂逅,關懷前路崎嶇,閑話油鹽家常,倏忽雨停雞鳴,一聲珍重,分手分道,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會在蒼老的古槐樹下相逢話舊。可是,流年似水,滄桑如夢,靜夜燈下追憶往事,他們跫然的足音永遠近在咫尺,幾乎輕輕喊一聲,那人就會提著一壺龍井,推開半扇竹門,閑步進來細數別后的風塵。”

縱使平凡的生活,總有動人的片段點亮人生,或是一場萍水相逢的偶遇,或是二三知己的歡談相聚,緣分有聚散,回憶卻自帶芳香,溫潤人生,如一壺老酒、一杯老茶。

第一次聽說“老白茶”,是從一位熱愛爬山、攝影的“驢友”處。因為網名叫萬水千山,驢友們喊他“老萬”,其實,老萬本姓白。

老萬的本職是一名注冊會計師,常年與數字、報表打交道,卻心向自由,喜歡與一幫玩攝影的“色友”們廝混,走遍名山大川、收攬人間美景。一行人中,高嗓門、身形頎長、體態靈活的老萬令人印象深刻,他經常端著沉重的單反在難走的山崖、陡壁健步如飛,遠遠望去如一只靈巧的長臂猿。

除了擅長爬山、攝影,老萬更有一身過目不忘的本領。比如看一眼你的身份證,就能記住你的名字、出生日期等。他常掛一句口頭禪“咱是干啥的?”自詡見多識廣、閱人無數的意思,誰要想騙他?那可難了。

2008年春節,老萬在網上發帖組織張家界、鳳凰古城自助游。如往常一樣,跟帖、討論的人很多,但最后確定出行的沒幾個。我就是其中之一。

行前的碰頭會在濼文路的一家茶餐廳。那日,大約五六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來到“接頭”地點,怎么商量的我忘了,只記著作為組織者的“老大”,老萬要求每人出示身份證讓他過目。因為純粹自由行動,沒有一致的出發時間、地點,大家只留了電話號碼保持聯系——當然,那時也沒有微信。

我是大年初二從老家出發,抵達長沙機場后轉乘大巴前往鳳凰的。10多年前,通往古城的交通還不方便,抵達古城時天色已晚。剛剛經歷過金融危機,古城的游客稀少,雖然主街上尚有燈火,但縱橫交錯的小巷里就是漆黑靜寂了。我拖著行李獨自一人站在古城街頭,慶幸保留著老萬的聯系方式,電話打通沒幾分鐘,老萬消瘦的身影出現在街頭。他一下叫出了我的名字,并解釋說已經在古城呆了一天,本來計劃第二天要出發去別處,又擔心還有幾個濟南的驢友沒到,就留下等我們。

在老萬的帶領下,我七拐八拐找到之前預定的一處沿江客棧。冬日的古城潮濕且寒冷,客棧條件簡陋、空調幾乎是個擺設。第二天,在老萬的推薦下,又換了一家條件較好的青年旅舍,干凈且溫暖。

隨后的兩天,我跟著老萬游古城、爬張家界,一路上,老萬呼朋喚友、不時招呼“掉單”的旅行者“一起走啊”。果然,一路上,總會有個別散客加入我們的行列。大家隨性閑逛,到處走走,或抵達某處,打個招呼,自行散去。這趟自助行,因為老萬的熱情,平添許多熱鬧。

回濟后,跟老萬參加過幾次戶外組織的活動,探尋人跡稀少的戶外美景,結識一批閑云野鶴的有趣人物,相識無功利、談笑亦輕松。那段日子,是最輕松愜意的時光。

偶爾,老萬會給我們講授他的心得。比如攝影:“沒什么玄乎的,就是多拍、勤拍。不同角度、光線下出的片子效果不同,多比較就有經驗了”。

有次,老萬給我們分享他的投資理念:“我跟煙臺萬華有過合作,仔細研究過他們的產品技術、市場狀況。建議你們買他家的股票,保證增值。”如今回望,煙臺萬華已經成為公認的中國股市大牛,股價不知翻了多少倍。

還有一次,老萬突然興致勃勃地給我們推薦他的新發現:“告訴你們,白茶是個好東西,比別的茶好喝,而且殺菌消炎,增強抵抗力。”

可惜當年的我,既不炒股也不喝茶。


茶空間里的慢生活

2020年一個春日,從企業高管職位上主動辭職的好友劉嫣開始經營白茶事業,邀我去她的“茶空間”一坐。

從工業南路右拐至奧體中路,前行百米右拐至一條無名小路,路兩旁竟遍布獨門獨戶的二層小院,古香古色的院門上刻著各家的招牌:華祥苑、艾灸坊、創意工作室……與繁華的鬧市相隔,此處儼然形成一片現代創意生活園區。

劉嫣的茶空間還沒正式掛牌,跨進院門,幾叢翠竹依墻而立,剛剛移植的葡萄尚未爬架,迎面則是一盆盛開的五色玫瑰,四月將至,小院春色滿園。

茶舍兩層,品茶區、展示廳、測評室、露天陽臺,一律中式簡約風,素樸雅致。

劉嫣說,人近中年,選擇一份事業,需要精心考量。對茶的愛好,已有多年了。她從20來歲涉足商業競爭激烈的家電領域,跟隨老板南征北戰,建渠道、打市場,從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丫頭熬到公司高管,習慣了高壓力快節奏的生活,直到幾年前開始喜歡上茶,進而喜歡一切與茶有關的生活。兩年前,她跟老板提出辭職,正式開始考察投資項目,尋找合作品牌。

白茶,是中國茶類中的特殊珍品。因其成品茶多為芽頭,滿披白毫,如銀似雪而得名。福鼎白茶,是中國國家地理標志產品。

福鼎白茶是“墻內開花墻外香”一族,清代民國時期,白茶作為高端茶葉出口歐美,英國貴族階層泡紅茶時放入幾根白毫銀針,顯示其珍貴。

白茶還有經過考證的藥用功效。據記載:晚清以來,北京同仁堂每年購50斤陳年白茶用以配藥。在計劃經濟的時候,國家每年都要向福建省茶葉部門調撥白茶給國家醫藥總公司做藥引(配伍),配制成高級藥材。

在研習“茶經”的基礎上,20196月,劉嫣曾攜家帶口前往福鼎考察。

福鼎是一座位于福建省東北部的小城,境內除港灣地帶有沖積小平原外,均為山巒起伏的丘陵地。“國號”老白茶的產地是海拔800米以上的大洋山拋荒茶園。

劉嫣記得,當時已是初夏,在“國號”董事長帶領下,一行人坐車在山中顛簸兩個鐘頭,來到大洋山中,又在羊腸小道穿行好久,撥開茂密的蘆葦和竹葉,在云霧繚繞處找尋到國號茶園。

上世紀50年代,知青在這里種下大片茶樹,80年代,由于山高路遠交通不便,茶園被拋荒。從此茶樹便同野生古木一般,汲取自然養分,迎接陽光雨露。它們與山融為一體,倔強而自由地生長著。

劉嫣詳細了解了國號老白茶的生產工藝、品質把控,在充分了解、認可的基礎上,她果斷地簽署了國號山東總代理的協議。

20199月,第八屆山東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國號”老白茶一亮相,就成為文博會上的一抹亮色,吸引了大量茶愛好者的目光。 

國號在文博會上展示了白茶的三種飲用方式:熱泡茶、煮茶與冷泡茶。其中最受關注的國號“明星”茶,莫過于大洋輕嵐冷泡茶。 

輕度發酵的白茶是適宜冷泡的一大茶類,但通常是高等級的白毫銀針和白牡丹才能泡出花香。如果要追求久泡不澀、回甘不絕、唇齒留香,就對制茶工藝有更高要求。

用冷水萃取自然本真的味道,原本鎖在低溫茶湯中的香氣物質,在接觸到口腔溫度的瞬間綻放,同時帶來令人愉悅的清甜滋味。如同來到高山茶園做一次深呼吸,空氣清新而冷冽,植物的香氣縈繞在鼻尖。

在劉嫣看來,一杯好品茶湯,沉淀了生活的美好,回憶、靈感、平和、寧靜、驚奇等情感的體驗,等待著我們來揭曉。

e球彩 开奖